moschino熊

喜爱第五人格,也喜欢龙珠也喜欢神奇宝贝也喜欢海贼王……唔唔好多喜欢的

【原创】眼角那一个伤疤

     有少许 ooc【?】也或许是重度

      架空向……伤疤的由来自编,请不要信以为真

      asl向有可能是友情向也有可能是爱情向?不清楚啦……





(・ิϖ・ิ)っ请欣赏





       今天艾斯意外的来晚了……他明明从来不会迟到的,遇到了什么事吗?抬眸看着那个磕磕绊绊还四处环视的少年

“喂,艾斯,你来晚了哦~”冲着那人指了指手腕上的手表“是吗。”他还是像以往一样无所顾忌的回答

         从今往后,他迟到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长到我可以把一整本书看完。在我的逼问下,他终于向我回答“阿阿,就是那小子啦,一个小鬼而已,为了不让他跟过来我可是饶了很大的弯呢……”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艾斯对他的评价,让我有些对他好奇,是什么样的人能让艾斯烦气到这种程度,或者说,那个孩子的毅力真的很好吧~

           那一天终于还是到了呢~那个孩子追着艾斯来到了这……

          “嘿艾斯!你们在这做什么啊?”处于警戒状态的我们被这一声吓得不轻,赶紧下去捂着那个孩子的嘴“嘘!”我们不约而同的做了个安静的手势。他好像会意似的点点头。我们这才把手从他的嘴上移开。

        我这才能好好端详起这个孩子:有着乌黑的秀丽短发,一双大大的圆眼睛,肉嘟嘟的小脸,看上去不到9岁的样子,也算不上妖孽,但那皮肤好的让许多女人都羡慕,也算得上可爱清秀吧

       “内内,艾斯你在这做什么啊?”他问到“切,真追到这里来了吗……”艾斯好像很不希望他来这。“嘛嘛,既然已经来了就不要闹了啦~”我连忙帮着劝艾斯“你好啊~我叫萨博~你叫什么?”我弯下腰去问他的名字“你好哦!我叫路飞!”他给了个大大的微笑给我。我当时只觉得没有艾斯说的那么讨厌吧。

          “哎,萨博~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他的小脑袋像拨浪鼓一样左看看右看看,充满着对这片森林的好奇“要去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哦~暂时保密~”“喂!萨博,你真的不会把他也带去吧!”艾斯停下来质问我“有什么不好的嘛~他还只是个孩子而已啊,没问题的吧。”我耸耸肩闭着眼睛一脸无所谓的说到。艾斯也没有在说话,只是一味地大步向前走着。那个孩子跑到最前面去追艾斯

            在这座森林的最里面有一个破旧的小木屋,那是我和艾斯的秘密基地,也是我们的藏宝点。“哇哦~好厉害哦!这就是秘密基地吗?”那个孩子双眼闪烁着星星~“哈哈,算是吧~”我我走进去就看到了坐在树墩上的艾斯,走过去拍拍那人的肩膀“哎呀,艾斯。路飞他还小而已,不会说出去的啦。”艾斯只是微微抬头看了我一眼就继续低下头去了……我知道这是他生闷气的情况。

            随着路飞的加入……我们逐渐关系变得好了起来……只不过艾斯和路飞也还是在冷战中吧~

           直到那件事的发生……那天我就不应该离开他们吧……

          那一天我因为家中的一些“笑话”要去处理,那天只有艾斯和路飞在小木屋里。不紧不慢的走在回小木屋的路上,边上的旁人有些喧闹。直到“你听说了吗?那边又有一个孩子在‘受罚’呢!”“是啊是啊,把手套都给染成了血色呢!真是可怜啊”这种事情在这个地方是很常见的……我不由得加快的步伐,有种不好的预感……

        回到木屋时只看到艾斯一个人在木屋里的破椅子上睡着了。我环顾了下四周,不在!路飞不在这!我跑过去把艾斯叫醒“喂!艾斯!醒醒!路飞不见了!”“什么?什么啊?”艾斯还处于半梦半醒状态下。“你还在发什么愣啊!路飞不见了!”我着急的冲他吼道……回想起来那还是我第一次吼他

        “什么!?”艾斯从椅子上弹起来。“萨博你说什么?!路飞在哪?”回想起路人的话心里的不安更加浓了!该不会!我一把拉上艾斯,向那个小巷奔去。到哪的时候,地上稀稀拉拉的都是血……我的心快凉了一半,看到了被绑着挂在横梁上的路飞时,我感觉有一股子火从我的脑袋里迸发进全身……“路飞!”我连忙把挂着路飞的绳子割断,冲着艾斯喊“走了艾斯,不要……”我还没说完的话被我硬生生吞了回去。那个样子的艾斯是我目前为止看到的所不一样的他,生气的时候我也曾看到过,可这种简直就是要把敌人撕成粉碎吧!“萨博,你先带着路飞走。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一个低沉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也只好抱着路飞先跑了。

         第二天。艾斯浑身是伤的出现在了路飞的病床前。听说他把那一伙人给一锅端了!真是厉害阿……“路飞他……没事吧?”艾斯终于说话了“阿,还行吧,还好救治及时,否则就有生命危险了……”看着睡在病床上的路飞,我有种异样的情绪在暗地滋长……

          第三天,路飞终于醒过来了。我便问他为什么那伙人要绑架你呢?他说是因为宝藏,艾斯冲他吼道“难道保守这个秘密比你的命还要重要吗?!”“当然了!如果我说出来的话艾斯就不会和我做朋友了!一个人比伤痛的时候还要痛!”“你的家人呢……”“只有爷爷一个人……”“那么你希望我活下去吗?”“当然了!”“切,爱哭鬼”“我才不是呢”艾斯笑了……露出来他前所未有的一个笑容。

           路飞出院了……只不过左眼角有一个刀疤……但那也很可爱不是吗?


伟大航路中的那些大人物第一期

这个呢……其实是群里的语c戏,看着好玩就发上来了……
里面的主持人是路飞性转全年,而且含有腹黑属性……避雷注意……(´இ皿இ`)

ok



开始?






                       伟大航路中的那些大人物

           欢迎大家观看【伟大航路中的那些大人物】我是主持人蒙奇.D.路飞~
          今天我们请来了伟大航路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两位海军重磅级人物!海军大将!波鲁萨利诺and海军元帅萨卡斯基!来欢迎两位入场!!【登场音乐响起♬】/两人入场
         黄猿摸了摸下巴看着眼前笑的灿烂的男孩侧头看着面无表情的红衣男人勾起一如既往笑容略显懒散漫悠入场,随意的坐在上挑眉而视。
          黄猿:“呦呦~说起来老夫可是不经常参加呢,萨卡斯基就没参加过吧~”
          赤犬:“老夫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会答应你这个愚蠢的邀请!波鲁萨利诺。”
          赤犬压低了声音侧头从喉中挤出字句,活动着手腕重又扫视过主持的海贼。
        【哼…龙的儿子吗……,还真是大胆。】赤犬的目光在影像电话虫上一顿,不得不暂且放弃了直接杀死他的机会,径直落座。
           黄猿“还是那么暴躁唷~既然参加了就放松心态好了,就当休假用唷~”
          看着那人不由发笑。
          黄猿“那么开始吧?草帽路飞。”
           路飞:“”哟西~嘉宾入座!”
          路飞顺手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
          路飞:“在开始之前我先小小的提醒一下两位海军~娜美桑说过……如果把这里搞坏的话……损失都算在海军上~这样没问题吧~”
         路飞看着两位问到。
         黄猿“没问题唷?反正一定是用老夫的工资。”
         笑着开口随即撇了眼身旁的人。
          黄猿“而破坏的一定是萨卡斯基了。”
          路飞“那就没问题啦。”路飞微笑到。
          路飞:“”嘛~开始了~
ask黄猿/赤犬:请问你当时为什么加入海军?”
          黄猿:“嗯?这个的话……老夫当初是无所事事被卡普老爷子强拉过去的唷。”
           路飞:“哦……爷爷真会找事……”(小声)
          赤犬:“在海贼的面前休假,你还真是悠闲的过头啊,波鲁萨利诺。”
赤犬瞥了一眼姿态放松的黄猿,翘起腿来背靠椅背。 
          【损失?如果能够消灭最大罪犯的女儿,这点损失根本不值一提!更何况…不过是个海贼,有本事就来马林梵多索要赔偿吧!可惜……】
          垂了垂眼,赤犬的视线再度扫过那只电话虫的存在,黑皮的手套上隐约透露出星星点点的红光,一闪而逝。
          赤犬:“为了…清楚罪恶,贯彻正义!——草帽。”
            黄猿:“等?萨卡斯基?!”
           看着那人有了不详预感起身瞬间抬手压制住那人。“ 
          黄猿:“冷静,现在不是时候。你不希望接下来这段视频被全世界知道吧?萨卡斯基唷。”
         路飞:“嘛……海军贵圈真乱……下一个问题~
ask黄猿/赤犬:请问你们还记得当时恶魔果实的味道吗?橡胶果实就像是一块烤过了的橡胶还有那么一些腥味……”
         路飞是在是不想回想起来,摇了摇头
         赤犬:“苦,酸,涩,灼热的果肉。想要支配力量,这点代价不算什么!”
         赤犬挥手散去透出的岩浆能量,仍有浓郁的硫磺气味从手中蔓延开来。正告诉他自己现在还不是合适的时候,勉强压下一腔杀意,开口回答。
         黄猿“老夫的倒是没什么哦?很正常,没什么味道。一丝辛辣还是不错的。”
        路飞:“哎……感觉你的比我好吃……”
        路飞像是意识到赤犬正在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愤怒的爆发……瞥向赤犬
        路飞:“再来哦~
ask黄猿/赤犬/路飞:请问你们对多弗朗明哥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赤犬:“多弗朗明哥?老夫对一个海贼没什么话好说的!”
        赤犬眼睁睁见看着又一个“草帽小子路飞”在椅子上坐下,狠狠皱了皱眉。
        【如果不是因为这是一档公开播出的节目…!不过,居然邀请海贼来做嘉宾和主持人,这档节目的幕后主使看来值得海军多加关注了。】
            赤犬合了合眼心头转过若干思绪,闻听了新的问题嗤笑一声,拒绝了正面作答。
              黄猿“粉色的毛球。”
             黄猿回想起来不由笑出声
             黄猿“老夫当时是看的背影还以为是什么新生物呢,长了人的腿上半身是毛球,腿毛还可以随风飘荡唷~萨卡斯基,幕后是老夫唷……”(小声)
             赤犬“……。老夫现在就抓捕海贼归案然后打死你如何,波鲁萨利诺。立刻!”
            路飞:“哈哈哈哈是吗!真是有趣呢~你们的回答~好了~接下来是观众问答环节~感谢【罗是恋童癖吗】 的问题~
ask黄猿/赤犬/路飞:请问你们对天龙人有什么看法吗?”
              黄猿:“……老夫对此不发表意见。”
            黄猿侧头闭眸
           【天龙人…?】
              赤犬顿了顿,稍微直起了上身。松了松拳头复又握紧,狠狠瞪视了一眼曾做出惊天之举的两个草帽,放松下身体重新靠回了椅背上,这才给出答案。
             赤犬:“…。建立世界政府的功勋者的后裔。”
             (男)路飞:“是一群讨厌的家伙!!”
               路飞闻言三字立即跳起来蹲椅子上大声喊着。蹙眉不满捏紧拳头使劲挥挥
               路飞(男):“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他们全部打飞!!!”
              赤犬“给老夫闭嘴!草帽小子!!即使老夫能容忍你们出现在老夫面前…但不代表老夫就能容忍你们随意挑衅政府和海军!!”
               黄猿“不可能的,草帽。除非你想再体会一遍顶上战争。”
路飞(男)“蛤?明明是这些什么龙什么人先干坏事的吧!!!!!”
路飞不高兴朝那人吼去
              “反正我迟早会揍飞他们的!!!”
                赤犬“想的话就尽管来试试吧蒙奇·D·路飞!!”
              横眉厉目毫不客气地呛了回去。
            赤犬 “老夫很乐意…亲自召开海军的又一次公开处刑!”
            黄猿“那么老夫与他们一同等着你的到来,草帽。”
            路飞“啊呀~好了好了~大家还看着呢~路飞指指电话虫。
            路飞“你不想海军丢脸吧……”
            看向赤犬
           黄猿:“萨卡斯基,淡定。”
          赤犬:“任由海贼在面前大放狂言的话,才是真正的丢脸!”
         路飞“那也让我把这档节目做完吧~”
         路飞(男)怒视着赤犬
           “我才不怕啊!!!”
            黄猿“萨卡斯基,你现在这样失去理智更丢脸。”
         赤犬:“失去理智?不,老夫就是因为还保留着理智才没有要了这两个海贼的命!波鲁萨利诺。”
           路飞“嘛嘛~闹剧也都过去了~现在可以继续了吧”【释放霸王色霸气】
           黄猿:“……萨卡斯基……”轻叹一声不在出声               看着眼前少年释放霸气不由冷笑。
           黄猿“小子,现在你的这个对我们来说还构不成威胁,继续吧,老夫可不想真的没了工资。”
            路飞“接下来是随机抽取网易友这位【罗是斑点控吗】的问题
ask黄猿/赤犬/路飞:你们对超新星有什么看法~”
            赤犬:“弱的要死。”
             赤犬冷漠开口给予评价,勾唇挑起一抹杀意。
             赤犬“但是他们给海军造成了不少损失啊,如果再让老夫碰见就不会放走了。”
            【极恶的一代。本应在香波地群岛就被抓捕归案的海贼!】
              赤犬深吸口气甩袖掸去了并不存在的尘埃,对那尚且不够强硬的霸王色霸气视若无物,只在心中再度提高一分警惕。
              观众/莫利亚:(突然探头并大声bb)“那也没有捉到啊”
               观众2/佩金出于对大将恐惧的同时还觉得有那么一丢丢带感于是 焦虑的抖腿吃爆米花
              黄猿转手对着那人发出一指激光。
               “莫利亚,你现在已经不是七武海了,老夫可以就地正法唷。”
             路飞:“下一个问题~由东海的【赤犬的内裤是红色的吗】得问题ask黄猿/赤犬:请问你们同意或者制止过青雉退出吗?”
           黄猿“……对于这个问题老夫拒绝回答。”
          赤犬:“那个混账东西什么时候问过老夫同意与否了!…哼。”
          路飞:“呵……接下来是【你想喝基德的奶子吗】的问题ask黄猿/赤犬:请问……嗯【忘词,拿出小本本】你们对于七武海的制度,以及大将藤虎提出的撤除七武海制度的反应?”
          赤犬“世界政府决议出的制度,老夫没什么好说的。”
           赤犬的眉毛拧了拧,口吻平淡给出官方回答,对后者不予理睬。
         黄猿:“老夫没什么好说的,说了世界政府也不会理睬。藤虎吗……老夫不赞同。就让这虚伪的平静在多滞留一段时间罢。”
          路飞:“阿……时间过得真快呢……那么~这一期节目到此结束”【站起来鞠躬】
         路飞:“感谢大家观看这期节目,本节目由德雷斯罗萨国王多弗朗明哥赞助播出,本栏目服装由咚塔塔族出品,本栏目食品由超新星乔艾莉.波妮和它的海贼团独家提供,感谢杰尔马666军团和革命军支持。贝加班克特供全息投影电话虫one  1,九千万柔光双摄,照亮你的美。”
皱着眉照着纸上说
          路飞“总而言之本节目~到此结束~欢迎各位每周日21.00观看此节目~”

备注:上述集团通通记上了海军元帅的小本本.jpg







emmm希望大家喜欢……这个表格……

我不是大触真的抱歉了……

裘克追妻?不可能的

  裘医
特别 ooc注意
欢乐幽默向





      “大家好,我是艾米丽.黛尔,是一名医生。说出来你们可能不行,我现在在一个诡异的庄园里玩捉迷藏【?】后面那个想用火箭桶我的人是个小丑,名副其实的疯子。”艾米丽【返生】在心中叫嚷着。甘霖妹啊!!连着三局都匹配到了这个小丑我TM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啊!“裘克我算你善良!放我一条生路吧!!”右上角的三个叉叉代表着队友已经当上爷爷奶奶吃上太空人了呀!【雾】
       艾米丽一边狂奔着跑到板子区一边对在自己身后拿着个火箭乱突突的人不,屠夫。
       裘克【旧装】非但没有听进去还头上多了几个加号,“你认为我想吗!?要不是你太皮,我还用得着天天追着你?!故意挑衅监管者是不道德的!!”
       艾米丽听的一阵头大“我要是不皮的话我的队友早就升天了啊!他们升天了,我坑谁去!!”艾米丽在板子区一边叫嚷着一边喘息一边翻着板子。
       裘克怒道“可是你现在皮断腿了,队友不也升天了吗?!!”裘克拿着大火箭在木板上大力敲了下。
        艾米丽停顿了半刻身体一下子的停顿,让身后的人来不及停住脚,撞向了艾米丽“快,快闪开!”“啊?”艾米丽好奇的转过了身子,看到裘克扑了过来,顿时被扑倒了“唔,我,我我,你你你,先起来好吗?”此时的小医生俏脸一红,一边掰弄,但是这个力度,就像是在给裘克挠痒痒一样。【可爱!天使!!想太阳】在然后,小丑默默的起来了,是的,起来了“那那个?”然后艾米丽就在裘克愣神的时候从他的双臂中间和他满脸黑线的视线中爬了出去然后,逃到了地窖里,留一个靓仔在哪里懵逼

来看梗了!哪位大佬可以尝试着画一画

一个人去看医生,说他得了抑郁症,生活如此的尖酸刻薄,他孤独而绝望。医生说:那个最有名的小丑在城里,去找他吧,他能让你开心起来。“但是啊医生,”他突然大哭,“我就是那个小丑啊。”

【癌赤】最痛苦的时候(番外)

       超短注意!   







     身后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癌细胞桑!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不要乱跑给我添加工作量了啦!”赤大踏步的向癌走来,拉起癌的手用c3b受体把两个人的手绑在一起,“如果你在乱跑的话我就把你牵去巨噬姐姐哪里去啦【本来是想去白细胞桑哪里的】!说好了不,许,乱,跑!”

        癌楞楞的看着这个牵着自己走的人,【等等,这个是我的天使,那哪个呢?】望了一眼身后哪一顶帽子【3802我,我居然看错了?啊!算了算了】转头看着自己的心上人。
          我的光,你又回来了啊!

      “发现杂菌!”伴随着白细胞的咆哮,癌细胞GG
“啊!白细胞桑!”“呦,红细胞。”“工作辛苦了。”“嗯,你也一样。”

                      往
                           下
                                看
                                    ⊙▽⊙








        哈哈哈!没想到吧!其实是癌细胞走丢了!【迷路】然后看到一个细菌杀死了一个红头短发的红细胞,癌就以为那是赤⊙▽⊙没有想到吧!【我本来是不想写番外的,因为前文和我的番外不搭……】

【癌赤】最痛苦的时候

注意!刀片注意!刀片注意!



“赤,你还好吗?今天我,又来见你了呢~我过得很好哦!这里的人不在刁难我了呢~你……也一定过得很好吧……”癌在一间空旷阴森的房间里背对着一面墙深情的倾诉着。【离开你已经有几年了呢?今天是清明节呢,我来看你了】外面的细胞们还在努力的工作着,从来没有人在意是否离开了任何一个细胞的。赤血球们在努力的运送氧气和营养,白血球们在奋力的杀赶着细菌,血小板在努力的修补着创伤……所有的细胞都在努力着呢~你放心吧~
         “啊!对了,今天是成红细胞的脱核仪式呢~有一些红细胞去看了呢~我们一起去吧!”癌一边想着,一边转过身子伸手牵那个人的手。可回应他的不是印象中的温暖柔软的手掌,却是冰凉的墙面。
         癌回过神来的那一刻一股窒息闷痛的感觉就在他心里炸裂,那痛苦的感觉不停的冲击着他的心脏,他被硬生生的逼出了眼泪那个堂堂这个世界最难清除的癌细胞就那样像个傻子一样跪在冰冷的地板上哭的像个孩子。
        当一个重要的人离你而去时最让你感到痛苦的时候,不是你看着他离开的过程,也不是他永远闭上双眼的那一刻,而是在未来的某一瞬间你忘记了她已离去,想转身给你一个拥抱却在下一刻就发现你已经再也握不到她的双手
清明节是一个神奇的日子
对失去过的人来说它凄清的可以,年复一年的面对着重要的人已经离去的事实,一次又一次品尝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直到被时间抹平伤痛
而对于没有失去过的人,他却热闹的不像话,举办各种各样的仪式,脱核等,享受着红细胞们带来的营养和氧气。
          很可惜,癌细胞曾经是后者,现在是前者。
          就算他能劈断这整个世界,也无法斩断时空在找回曾经的哪位给予他阳光的哪位红血球3803小姐了。
           永远都不可能再遇见了啊~

  

我是画呢,还是写呢?

emmm有人能分享一下你对fnaf的剧情理解吗?

最近我都在想fnaf的剧情到底是什么?也和群友讨论过了,但还是想知道更多的剧情……
如果可以请回答我一下问题
Chris最后变成了谁?
带着foxy头套的是Chris他哥吗?
就这两个霍斯好像拼错了……算了,不管了
请回偶的问题并把你认为的fnaf剧情回答出来……